佛陀正覺後2451年/西元2019年

七覺分統貫 佛陀一代聖教(三)

2-2. 觀生法、滅法

當我們在說五陰的時候,事實上就是在說六觸入處。說六觸入處是因緣的說法,說五陰是分類的說法。所以,當我們要觀五陰的時候,在現實的禪修上是從六觸入處來觀的,而不是直接觀五陰。請大家看《相應阿含》的276經,對應經典是巴利聖典《中部》的「教難陀迦經」,經中如是言:「於五受陰當觀生、滅,於六觸入處當觀集、滅,於四念處當善繫心住七覺分。」講的是什麼呢?於五受陰當觀生與滅,那是觀什麼呢?就是觀五受陰的集法跟滅法,不是觀剎那生剎那滅。再看《相應阿含》的第103經,對應經典是南傳巴利聖典《相應部》蘊相應的第89經。這段經文講到:「於五受陰增進思惟,觀察生滅:此色,此色集,此色滅;此受……想……行……識,此識集,此識滅,於五受陰如是觀生滅已,我慢、我欲、我使一切悉除,是名真實正觀。」文中亦強調「於五受陰增進思惟,觀察生與滅」。

許多人一聽到五陰的生與滅,就聯想到現在佛教幾乎都在講的「剎那生、剎那滅」,事實上從頭到尾就沒有「剎那生、剎那滅」,那個不是佛法,是部派佛教時代祖師們自己提出來的見解,最早出現在部派佛教的論著,這種觀念和語言,不在早期的佛經裡面。此外,我們根據西元前一世紀,也就是佛滅後大概三百年左右,印度有一本著作,是印度四大論師之一的世友論師所寫的『十八部論』,在漢譯的大藏經裡面有這本論,它有三個譯本,由鳩摩羅什翻譯的,名叫十八部論;由三藏真諦所翻譯的,叫做『部執異論』;後來唐朝玄奘大師又再翻譯一遍,就叫做『異部宗輪論』。臺灣一般的佛學院,多數用的是玄奘大師翻譯的『異部宗輪論』。但是玄奘大師的譯本不見得很好,只是他的用詞跟我們這個時代的用詞比較接近一點,事實上有些內容跟早期的翻譯有點出入。譬如提到佛教部派初分裂時的分派,玄奘大師就多加了一個犢子部,這是添加的說法,必須三個版本對照以後才知道。這三個版本在大藏經裡面都有收錄。世友論師這本『十八部論』,講的就是西元前一世紀印度部派佛教各個部派的情形。特別的是那個時代,大乘菩薩道還沒有出現,佛教還沒有所謂的大乘菩薩道。當時佛教就只有印度的部派佛教十八派。而錫蘭島的那一派叫做大寺派,所以,印度本地有十八派,加上錫蘭島的大寺派,實質上是十九派,但是世友論師沒有把錫蘭島的大寺派寫進來。但是錫蘭島這一派,跟印度的十八派裡面的法藏部、化地部、飲光部,基本上是同出一系。

這本論裡面就提到所謂的剎那生滅的這個說法,你可以從這本論裡面,看到十八個部派中,有些部派提倡「剎那生滅」的觀念,而有些部派則對「剎那」的觀念反對到底!所以對「剎那」的這個理論,部派佛教時代,佛教界並沒有共同的意見。

大乘菩薩道的出現有三個階段。從西元前一世紀率先出現的是般若經的思想,講一切諸法皆空,空無自性,講一切諸法如夢如幻不可得,不講「剎那生剎那滅」,般若中觀的體系是反對「剎那生剎那滅」的思想的。大乘菩薩道的第二個階段,是從西元四世紀源自於北印度喀什米爾的唯識學派,講依他起性、遍計所執、圓成實性,世間的現起是依他起依他滅,才有接受「剎那生剎那滅」的思想。到了五世紀以後,講所謂真如本心,一切唯心造,一切心法所生,由心所現,現實的一切都是心的顯現,不講「剎那生剎那滅」。所以不要以為大乘佛教都講「剎那生剎那滅」,大乘佛教有些講,有些是不講的;部派佛教亦如是。「剎那生剎那滅」的思想在佛教的派系裡面一直都沒有共同的意見。所以不要以為「剎那生剎那滅」是佛法,它從頭到尾就不是佛法!

佛教講的生滅,是五陰的生與滅,內容是五受陰的集法跟滅法,於五受陰應如是觀生與滅。請看巴利聖典《相應部》因緣相應第21經第二個經誦。謂 佛陀「具足十力,具足四無所畏」,在大眾中「轉梵輪,濟度眾生」。 佛陀講的是什麼法?五陰的集法跟滅法。那五陰的集法、滅法的詳細的內容是什麼?「此有時即彼有,此生時即彼生。此無時即彼無,此滅時即彼滅。」第三個經誦:「即緣無明有行,緣行有識……如是此是全苦蘊之集。」第四個經誦:「依無明之無餘,依離貪滅乃行滅,依行滅乃識滅……如是此為全苦蘊之滅。」這個就講十二因緣。所以講五受陰的集、滅法,指的就是十二因緣法。所謂觀四念處的集與滅,觀五蘊的集與滅,其實通通都在講觀十二因緣。而觀五受陰的生與滅,基本上就是叫你觀五陰的集跟滅,就是教你觀十二因緣法。不要再說五陰「剎那生剎那滅」了,那是沒有的事。

回到《相應阿含》276經:「於五受陰當觀生、滅,於六觸入處當觀集、滅。」我們就知道觀五受陰的生與滅,就是觀五陰的集法、滅法。要從哪裡開始觀?六觸入處!從六觸入處觀集與滅,因為每一觸入處都有五陰。實質上,這講的就是觀十二因緣。那麼在道品裡面,觀十二因緣就是觀四念處集與滅。修十二因緣觀後,才次第起七覺分。

Share